首页 | 道院简介 | 道院风貌 | 道教文化 | 道教诸神 | 道院动态 | 请您留言 | 联系道观

 

道院动态

道院一览

详细新闻
道教学派与解剖
作者:webmaster
炼丹与解剖 “我命在我不在天”,是道教成仙之道的精神支柱,充分体现了道教想要超越生命极限,征服死亡规律的勇气和决心。
  整个道教发展的时期,包括其黄金时期,都不同程度受到儒家以及佛家的影响。众所周知,儒家的思想在中国一直占有统治地位,其对于人的重视虽不及“理”,但是它“人体毛发肌肤受之父母,不能轻易毁去”的思想仍居主导地位,从那时代男子长发、蓄须即能明了一二。佛家虽厌恶“肉身”,渴望灵魂的自由,但要让不食荤腥的和尚、尼姑去解剖人体,恐怕要坠入“十八层阿鼻地狱”,而万劫不复了。
  虽然道教象其他宗教一样讳言人体解剖,但从有关史料来看,道教确实曾进行了实体解剖。那为何道教去做这“冒天下大不违”的事情呢?这与道教存在的目的,动机和需要有直接而密切的联系。道教修炼的目的即从人体内部获得一种长生的物质——丹,加之其理论中朴素的唯物主义成分,决定了道教敢于为他人所不敢为。
  “丹”的基本修炼方法是——内观存想。内观的目标是“见五藏”之神,存想的目的是“集神”,这都离不开内部脏器的形态。《黄庭经》说:内视密盼尽睹真。那他们能看到什么呢?有道教经书这样一来记载:师曰:凡行此法,于靖室面南端坐,焚香,以镜一面,对面前安。吸鬼门气一口,吹镜中。次闭室,行元始内观。须端坐行之。先聚卦气,先存五脏。心如含莲花,如缟英红,在肺中下;肺如华盖,如缟英白;肝如金钟,八华居左,如缟英紫;胆如缀珠,色如缟英青;脾如覆盆,如缟英黄紫,下覆太仓,色黄;肾一六,胃之前正对脐之后。这些描述与解剖所见脏器形态大致相似。如果修炼能达到这种境界,那恐怕今日之高科技都无存在的必要了。由此,我们认为,所谓的“内观存想”实质是:他们曾通过各种手段,包括观察动物或人体的实体解剖认识到了内脏的基本形态,然后在此基础上去作有意识的存想。
符图与解剖图 《黄帝内经》上说:夫八尺之士,死可解剖而视之。这就是“解剖”一词的由来。但是几千年以来,我国对于解剖的文献记载却有如“沧海一粟”。比较著名的有东汉的王莽曾从医学需要出发,组织过对死囚的解剖。之后,除了道教盛行的唐朝有个别解剖记载外,就只剩我国人体解剖史上的高峰——宋朝。它曾由官方组织过两次较大规模的刑场人体解剖。一是庆历五年(1045)“剖欧希范等五十六腹”,二是崇宁年间(1102)杨介观察刑场解剖而绘的《环中存真图》。
  其间道教虽无大规模的解剖记载,但从其不断发展完善的脏器理论,我们可以推断道教中人曾为此做过不懈的努力。道教于解剖的贡献可谓巨大。除了实体解剖外,在解剖其他方面也颇有造诣。
  “符图”是道教的必修之门,所以制图明理是他们的习惯。《道藏》收录的许多道书中都有图,另外散在于其他道教典籍中图亦是不胜枚举。其中《道藏》中收录的烟萝子的《内镜图》,不仅年代较早,而且内容颇为原始,可能是我国现存的最早的解剖图。
最早人体结构模型 饶有趣味的是,道教中人还可能是我国最早人体结构模型的始作俑者。《道教灵验记》中记载了一位专塑道教神像的刘处士,善塑一种非比寻常的天师。于塑像内“画罗隔,布肉色,缝绛彩,为五脏、肠胃,喉咙十二结、十二环,与舌本相应。脏内填五色香,各依五脏两数。……”这段文献虽寥寥数字,却毫无疑问的给我们展现了一个运用“仿真”技术构造的人体模型。这个模型十分的精致,尤其“各依五脏两数”,说明了刘处士对五脏重量的熟知,也充分反应了唐代解剖知识的水平。同时这种塑像的流传,对解剖知识的传播和发展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比较解剖学”方法 另外,道教学者的解剖中,较早的引入了“比较解剖学”的方法。中国向有“人为万物之灵”的传统思想,不相信有智慧的人的结构与高级动物有相一致的地方。所以一般不愿意将动物之体来比拟人体,这是中国解剖学发展缓慢一个主要原因。而宋初道书《渊源洞真道妙继篇》中有一句话:胃左畔有脾,与胃同其膜,其状如马肝赤紫。这种将人肝与马肝相比的思想方法,似乎是别开生面,却极有价值和进步意义。
  那么,道教学者对于解剖和脏器的认识到底如何呢?试举其中例之一二:
《老君存思图》所记的五脏形状、大小、位置颇为精确:
  第一见肺红白色,七叶四长三短,接喉咙下。
  第二见心如芙蕖未开,又似悬赤油囊,长三寸,在前。
  第三见肝,苍紫色,五叶,三长二短,九寸在心下。
  第四见肾,苍色,如覆双漆杯,长五寸,夹肋两膂著脊。
  第五见脾,黄苍色,长一尺二寸,中有一尺,渠熆太仓胃上。
  以上是颇具代表的道教对脏器的认识。虽然随着道教各种理论的不断完善和发展,每一时期都有各自的特点,但作为道教一个整体来说,变化不大。
  其他,诸如小肠,大肠,甚至大网膜,都或早或晚,于道家的典籍中有了相应的描述。可见道家解剖的发展和成熟。
大脑解剖知识 另外,道教学者在对大脑作用的认识上,也可见一些解剖学的影响成分。
  东汉时期,他们将脑分为九宫并且认为运思能力在于“泥丸”之宫。之所以称之为“泥丸”是因为他们观察人类或动物的大脑,发现其中灰白色的为大脑皮质,其状如泥,而头部呈圆形,故名之曰“泥丸”。《胎息精微论》中记载:“脑为泥丸,泥丸是土,有两条脉,下彻肾精。其精在肾,肾精流入泥丸则为脑。脑色黄,故象于土也。”从中可见他们认为大脑与肾的联系,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看出他们是根据大脑的解剖结构而创造出泥丸这一形象化的名称的。而后道家对泥丸的认识又有了不断的进步,将“主神明”的功能归之于脑膜,可见此时的道教学者已对大脑皮层的解剖及作用有了模糊的认识。
  到了隋唐时期,道教学者对于脑的结构及其功能又有了“三一九宫说”和“三丹田说”。
  “三一”是道教修炼法术中的一种提法,应当是泥丸的代称。道教学者将大脑分为九宫,把颅腔分为九个空腔,各有其名称。其中的“泥丸宫”里居住着“太一帝君”总领众神的作用。其他各宫专司一脏器功能,如白元宫主肺,桃康宫主肾等。由此可见他们认为不仅人的感觉器官由脑来主导,脏腑系统也能通过大脑的作用进行调节,这与现代科学所了解到的大脑皮质功能相接近。
  “三丹田说”主要是认为能对人体器官起到总体控制及调节作用的为上,中,下三元。上元主泥丸脑宫,称之为上丹田;中元主心府绛宫,被称为中丹田;下元主气海,属肾宫,为下丹田。上主于神,中主于气,下主于精,三者各有分工。
  由这两种学说,我们不难看出那时的道教学者已经认识到了大脑各部分有不同的作用,这点并且是值得肯定的。
  而后宋代时期则主要是“脑主原神论”。南宋《修真十书》中说:“头有九宫,上应九天,中间一宫,谓之泥丸,乃元神所住之宫。其空如谷,而神居之,故谓之谷神,神存则生,神去则死。”“人不能自生而神生之,人不能自死而神死之。若神居其谷而不死,人安得而死乎?”这是以神的生死作为人是否活着的衡量标准,倒与医学中以脑死亡作为死亡的标准相一致了。这也可以说是道教学者通过直观的体悟,所达到的对大脑作用的认识。
  道家在对于大脑的认识上与现代医学相比当然有许多不足之处,自然也有现在看来不够科学的地方,但是从以上对大脑的各种学说中,我们也不难看出其贡献所在。
  时至今日,对生命本质的研究已经达到了分子,原子和DNA的水平。但即使是从现在来看,道家对长生的追求本身,认为生命状态是可以改变的,并为此所做的大量实践性的探求,也是有其值得肯定的地方和积极进步的意义。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写下了无比光辉灿烂的一篇。
发表于:2012/9/18
[返回]

版权所有:上海奉贤上真道院   奉贤区道教协会 2009-2010 电话:021-33653937 联系人:马志平(鼎承) 13512156353

地址:上海市奉贤区柘林镇新寺翁家 http://www.shangzhendy.com

网络接入许可编号:沪ICP备09024907号